喀拉拉的儀式,像台灣的起乩

我對台灣的宗教信仰跟儀式很有興趣,我喜歡看這裏的寺廟跟僧院。我認為這種事情對文化有很大的影響, 因此了解宗教讓我能多瞭解當地的文化。

讓我最好奇的一件事情就是在台灣的路上看到的小小的寺廟,我的朋友告訴我有些這種寺廟是有人在他們家裡蓋的寺廟。有一天我在路上走路時看到一間這種寺廟,裡面有一個女生在做一些奇怪的動作。後來我又問我的朋友關於這件事,他說那個就是起乩。

這個事情讓我覺得很驚訝,因為在我的國家裡也有類似的儀式,不過在印度有的地方,這種儀式有時候也算是一種藝術。 今天我要跟你們分享我去看這種事情的經驗。

去年十月的一個晚上,時間大概九點半了。我們在喀拉拉邦北部的坎納諾爾(Kannur)地區一處很偏僻的稻田裡站成一個半圓。收成剛結束,因此土還是有剛收割後的味道。在我們中間有一個篝火,順著它的光我看到大家的表情都有一點緊張。對他們來說這個是每年非常特別的一個時間,神明來到世上,祝福他們。

我們都在等著看北喀拉拉的,有大概一千多年的歷史的一種宗教儀式叫Theyyam。按照當地的說法,發生Theyyam時神會下來附身到做這個儀式的人的身上,很像起乩一樣,當時他說的話都是神說的,做的動作都不是他自己做的而是神讓他做的。

按照傳統,做Theyyam的人都來自很低的種姓。記得在我關於種姓制度的文章中我告訴你們在以前的印度高種姓的人看不起低種姓的人,不過當一個低種姓的人做Theyyam時不管高低種姓,大家都會膜拜他。

做Theyyam的人有特別的服裝,帽子跟妝髮,都得看他代表哪一個神,但所有的服裝都很五彩繽紛,也有一點可怕。平常這個儀式在晚上發生,但有些種類的Theyyam會在白天時舉行。

Theyyam開始後演員會延著火跳舞,有時會跳進火裡。有時他的服裝會著火,當下他不是在滾地上,就是會讓一些助手撲滅大火。應該說看到這件事情讓我們都覺得有一點不舒服,但我覺得這就是Theyyam的目的,讓大家害怕神明的力量也讓大家想到神怪對他們生活有什麼影響。

在William Dalrymple這個歷史學家的「九樣人生」(Nine Lives:In Search of the Sacred in Modern India) 這本書上有一個專門做Theyyam的人的故事。當作者問做這個儀式時他覺得怎麼樣,他回答他只感受到一道耀眼光芒,他不自知正在發生什麼事。

他說:「這種光會一直持續在你身體裏。你成為神,你沒有任何恐懼,甚至你的聲音改變。神開始活躍,並接管你的身體。你只是一個媒介。跳神(起乩)時,說的話都是神的,動作都是神的-感覺,思想,講話。跳的人只是一個普通的人,不過這個狀況很神聖。只有頭上戴的服裝脫下來這個感覺才會結束。」

當天我們看完Theyyam時快到半夜了,最後他跳著跳著就好像昏倒了 ,我們都想說應該是神離開他的身體了。

有些社會學家認為Theyyam是為了幫低種姓的人想出來的一種儀式。我覺得這個可能沒有錯,因為在印度以前發生的很多事情跟種姓制度有關係。接下來我想分享一些Theyyam照片,希望你們都會喜歡。

印度宗教儀式

喀拉拉儀式
Photo by Prasanth Chandran via Flickr
Theyyam3
Photo by Prasanth Chandran via Flickr

Theyyam 4

Theyyam 2

signature2

到底誰是黃色皮膚的人?

黃色皮膚的人

全世界都讓人覺得很敏感的一個話題就是膚色,我也有一次跟你們分享過有些台灣人叫我黑人的故事。現在在美國發生的抗議示威到底也是膚色的問題。

從很久以前我們的社會都認為白色比黑色好,白色代表純潔,黑色代表邪惡,因此白皮膚比黑皮膚有優越感。還好現在大部分人都同意這種看法不對,大家都知道這只是以前西方國家為了控制其他地方的人製造的一個迷思。

不過我從來都不了解的一件事情就是,為什麼東亞人都算是黃色皮膚的人?在我的人生我看過黑與白之間的顏色深淺不同,但從來沒看過黃色的皮膚,到底誰叫東亞人黃種人的?

我今天想提出來這個問題是因為上個禮拜我去參加一個演講,演說者是台大的一位教授叫Michael Keevak,他在介紹他剛寫的一本書,Becoming Yellow, 關於這個題目。成為黃種人

聽到他的演講我覺得他對這個題目很有興趣,也很了解,他為了這本書做了很多研究,當天給我們看他發現的一些歷史資料,包括西方人從什麼時候開始叫東亞人黃人,而且他們怎麼用這個看法控制這裏的人。現在仍有人用這個看法去鄙視亞洲人,以前在英國時有一位台灣人告訴我他跟他的朋友們進去一家肯德基時有人叫他們香蕉,真的是到哪裡都有一些故意挑事非的人。

在有很多不同的種族的印度我們也有類似的一個膚色的問題,其實最近這個問題變得很嚴重。不過這個問題跟西方文化可能沒有關係。

印度東部的人都看起來像東亞人,其實我常覺得如果他們來台灣誰都看不出來他們是印度人,但像印度的別的社區一樣他們也有自己的語言,文化等。

不過他們去印度其他地方時有些人取笑他們,叫他們中國人,香蕉人等,他們最常被叫“Chinky”這個名字。最近在新德里因為有人被叫這個名字,有些人開始打架,然後來自東部的一個邦叫阿魯納恰尔邦(Arunachal Pradesh)的一個學生被殺害了。這個事件造成全國抗議,但是我覺得好多印度人還是看不起東部人。

有些人覺得印度東部的文化跟其他地方的文化的差別很大,還有人以為他們不想留下來在印度,想要變成中國大陸的一部分,但是我跟你們說這都不對,我有好多來自東部的朋友,當然他們跟我看起來不一樣,但是我們都很愛國。

實在說,在很多方面印度的東部邦都比別的地方好多了,當地大部分風景非常美,而且東部梅加拉亞邦(Meghalaya)的一個鄉村叫Mawlynnong算是全亞洲最乾淨的,全印度受教育非常普及化的鄉村之一。如果你們認識印度那應該知道在環境清潔和教育普及程度這兩個部分我們還是很差。我自己沒去過這個地方,但很想去。

要是你們對黃色皮膚的題目有興趣我推薦你們看Keevak 的書,它也有中文譯本。

signature2

這麼多強姦案在發生,印度人都不管嗎?

Image Credit: Tash McCarroll via UN
Image Credit: Tash McCarroll via UN

我有一天在台北的一家咖啡店在看書,那天客人還蠻多,大部分的桌子都有人。大家都在聊天, 環境真的很熱鬧。在一個角落裡一台電視正在小聲的播放新聞中,但沒有任何人在看它。

我看了一陣子的書就決定看一下電視,因此就仰靠在我的椅子上。好像當天沒什麼特別的新聞,只看到一些政治消息跟天氣。

不過突然主播轉換了她的口氣,她臉色變得非常難凝重,然後說:“在印度四個人輪姦一個女生”,然後開始解釋這個新聞。最後她說在印度這個不是第一次發生這種問題,其實在印度女生的生活不太安全。我開始覺得有一點不舒服,因為全店裏只有我一個印度人,看到這個新聞的有些人開始偷偷地看我,因此我就離開了。

實在說有時我覺得因為看來自印度關於強姦的新聞,以前不清楚印度這個國家的很多台灣人現在對印度感到好奇。

最近有一個女生問我:「聽說在印度如果有人強姦你的老婆,你可以合法強姦他的老婆。這是真的嗎?」

另外一個人問我:「你們國家裏發生這麼多恐怖的事件,你們都不管嗎?」

我完全了解這種問題不是因為他們對我不友善,只是不認識印度。我也同意在印度的有些地方,尤其是在一些鄉村,我們還要努力去學習去保護女生的安全。而且傳統印度文化非常重男輕女,不認為在社會裏女生跟男生有一樣的地位。

但是我並不能說我們不管這種事件持續的發生。我們都覺得很生氣,很受挫,也很丟臉,甚至於大部分印度人認為強姦犯都得被判處死刑。

那些誰問,我們怎麼可以不在乎這種事件,我想問,你們怎麼知道在印度這種事件在發生?台灣的媒體或是西方媒體沒有特別的報導印度強姦新聞的記者。你們看到的新聞都是印度媒體報導的,印度媒體報導這種新聞是因為我們非常擔心女生的安危。

其實按照官方資料美國的強姦案件數量比印度的強姦案件數量多。 當然有些人說在印度發生的很多強姦案,女生不想報警,但是這不只是印度的問題,按照美國政府的報告大概80%的強姦案都沒有報警處理英國的一個研究表示當國的十分之一的女性是強姦受害者,但大部分沒有報警。

不過,多少西方媒體在報導當地的強姦案?在美國發生的種族主義攻擊大家都知道,但當地的強姦案呢?如果官方資料表示這麼多個強姦案,媒體應該有機會報導,是不是?

我到底不想比較印度跟其他國家,或是說印度的情形比其他國家好,其實每個國家的情況完全不一樣,這樣比較很不公平,但是我得讓你們了解,我們真的擔心在印度發生的任何的問題,我們擔心女生的安全性也想我們的治安進步。但是印度還需要許多時間發展,也需要強大的政治家,我真心認為我們有一天會變成很安全的國家 ,但那天來臨前大家不得不要小心。

signature2

印度食物: 怎麼做印度辣雞?

大家好!最近我有一點忙,因此沒有時間寫文章,不過我今天回來了,而且要給你們分享一個好消息。 我想開始印度人在台灣這個部落格的一個新的部分,關於印度食物,尤其是跟你們分享一些印度食譜。 我最喜歡的一個休閒活動就是做飯,不管我很累還是很難過,或覺得壓力太大,受不了,做飯讓我覺得很輕鬆。

不過我只會做印度菜。因為印度有很多不同的文化,也有不同的料理。如果你們去過有些印度餐廳可能看過他們會分開他們的菜單成南印度菜,北印度菜等等。其實印度有非常多做菜的方式,而且有些菜在不同的地方會有不同作法。

今天我想跟你們分享我最喜歡的來自南印度的一道菜,叫印度辣雞(Indian Chilli Chicken). 應該說,這道菜可能跟你們已經認識的印度菜完全不一樣,不過,我覺得非常好吃,所以如果有空大家可以試試看!

配料

雞肉 (Chicken)    450克 (切成小塊狀)

雞肉醃漬醬汁 (marination)

薑母大蒜醬(Ginger & garlic paste) –  1½ 湯匙(印度商店買的到或自己做也行)

辣椒 – 3根

辣椒粉 – ½ 茶匙

黑胡椒 – ¼ 茶匙

雞蛋 – 1顆

玉米粉 – 2 大湯匙

醬油 (Soya sauce) – 1½ 湯匙

鹽 – 少許

薑母大蒜醬

薑母大蒜醬

肉汁配料:

紅蔥頭(Shallot) – 一把(切絲)

青椒(Capsicum) – 1個 (切塊)

薑 – 1茶匙 (切丁)

  – 1 茶匙 (切丁)

辣椒粉 – 1 茶匙

雞湯塊水 – 1 塊加一杯水溶勻待使用

醬油 (Soya sauce)– 1 湯匙

番茄醬 (Tomato ketchup) – 1 湯匙

油 – 太陽花油,橄欖油,我自已用椰子油,因我喜歡那個香味

鹽 -少許

紅蔥頭
紅蔥頭

說明

  1. 用雞肉醃漬醬汁的材料醃雞肉,約半個鐘頭。

  2. 鍋內加油(足夠炸雞的量),將醃好的雞肉油炸。炸到雞肉表皮呈金黃色後取出,稍後使用。

  3. 取一個新的鍋子,加入油(少許),待油熱加入紅蔥頭、薑、蒜和青椒拌炒至紅蔥頭變軟。隨後加入炸好的雞肉一起拌炒一下馬上加入剩下的肉汁配料一起拌炒均勻。炒到雞肉確定熟了。

  4.  完成後即可直接拌飯一起吃。

AdobePhotoshopExpress_1b77fc81208c45d09b65036b042069a4

signature2

在印度成功的外國公司:為何台商失敗?

Welcome to India

希望你們都喜歡我上一次寫的印度生意文章,今天我想跟你們分享在印度成功的一些公司的故事,也想提出來有些台灣公司所面臨的發展困境。

像我上一次說的一樣在印度生意成功的關鍵就是了解當地文化跟生活習慣,在這方面一家成功的公司就是韓國的三星手機。他們在1995年開始在印度設店時三星只是賣電視跟冰箱的一家公司,現在他們的印度收入的69%左右都是從手機業務。按照國際數據資訊(IDC)的報告去年的第四季度三星智慧手機有最大的市佔率,22%。台灣的HTC只有大概5%市佔率。

實在說HTC手機比三星好多了,但為何買HTC的印度人不多?第一個原因是進去印度市場之前HTC對印度沒有做足夠的研究。印度客戶的購買力比台灣客戶少多了,因此如果你想在印度用跟台灣同樣的價格賣東西只能吸引1%或是更少的客戶。而且不像台灣,印度沒有綁約買手機的方法,客戶都需要付全額買手機。

三星了解這個情況決定針對不同級別的客戶,不管有錢或沒有錢都可以買三星手機。而且他們也賣一般的功能手機,因為印度還是有想用這種手機的人。再加上他們在印度設立研發中心為了專注於本地市場。

不過別想只要給便宜的東西印度人就會買。我認識的一位台灣LED商人跟我說他不想進去印度市場是因為印度人只要便宜的東西,不關心品質。這個看法也不對,印度客戶關心品質,但總是在找值得買的東西。其實現在在印度賣LED燈的公司都是大陸的,是因為他們有不一樣的品質的產品,不論好的貴的,不好的便宜的都會拿到印度賣。

除了三星還有在印度成功的許多公司。大陸的小米手機是另外一家,最近他們在6秒內售出四萬台紅米Note。韓國的現代汽車也在興盛中,本來他們進去印度時想賣他們在國外最受歡迎的一台四門房車,但是後來他們了解印度交通的問題,狹窄的道路,開車習慣等,決定引入一台比較小的車子。

與此同時台灣的Acer電腦還是只有第四大的市佔率,他們原本引入的手機都失敗,現在在想辦法重新進入市場。

其實印度的情況常讓我想到我有一次在一本書上看到的一個故事。有一次一家西方鞋子公司派兩位業務員到非洲的一個鄉村賣他們的產品。第一個人回來時跟老闆說當地人連穿鞋子的習慣都沒有,我們的產品不適合他們。第二個業務員沒有回來,他打點話給老闆說:「這裏連一個穿鞋子的人都沒有,我們有非常好的市場。」

signature2

如何在印度做生意?

印度生意

有一天晚上我從忠孝復興捷運站上車,因為平日人太多因此我找不到位子坐,不過過了一會兒我找到了一個位子,讓我很高興,我就靠在椅子上開始休息。

「你是印度人嗎?」,我突然從右手邊聽到這個問題,轉頭看到一位大概三十多歲的穿西裝的男生。

「是」,我回答。

「你會說中文嗎?」

「我會說一點」

他想了一會兒,再繼續,「我們公司在想辦法到印度做生意,但我們不太確定做哪一種生意最好,你可以告訴我現在印度需求什麼產品嗎?」

其實我沒辦法回答他的問題,因為印度非常大,人也太多,印度的經濟越來越好因此大家的購買力也在增加,但是如果你問我印度人需要什麼東西,我真想不到任何特別的東西,只能說一般人需要的東西我們也需要,沒什麼特別,但如果他們想在印度做生意他們得先瞭解一些印度文化。

現在很多西方公司都在爭著進去印度市場,不過對他們來說雖然印度看起來值得去但在當地做生意並不容易,因為西方文化並不像印度文化,因此他們先得想到一個印度營銷策略。

實在說我覺得對台灣公司在印度做生意應該比較容易,因為按照我的經驗台灣生意方式比西方生意方式適合印度的市場,但跟西方或大陸公司比起來到印度做生意的台灣公司不多。按照印度官方資料2012年台灣對印度出口只有印度總進口量的0.89%。

現在有的台灣公司在想他們要進去印度,但我覺得時間已經有一點晚,競爭相當激烈。不過今天我想跟你們分享關於印度企業文化的一些技巧。

1. 印度客人不管有錢或沒有錢都先想「值得買嗎?」

有一次我聽到一位喜劇演員說印度人喜歡非常便宜的東西,其實我跟你們說他說的對,不只是窮人想要便宜的東西,有錢的人也有類似的想法。這是因為存錢在印度文化非常重要,我們是全世界買最多金子的國家,不只是因為我們愛戴金飾,也是因為我們覺得金子是最好的投資。如果你想在印度賣東西,先想辦法怎麼降低價格。

2.  政府程序比你想的慢多了

如果你們申請任何許可證,不能保證你何時會拿到。 可能政府網站會告訴你們等兩個禮拜才能拿得到,但是不一定,有時文書工作非常慢,有些官員需要賄賂。

3. 在德里做生意不像在清奈做生意

印度文化一個地方比一個地方還不一樣,而且有時差別很大。在德里大部分人會說印地文但是如果你到清奈大部分人甚至聽不懂印地文。

4. 有別於一般人的時間概念

如果你要舉辦任何活動,別期待印度人準時到或是活動準時開始。印度人對時間的看法跟你們不一樣,其實我覺得如果我要清楚地解釋這個習慣我得寫另外一篇文章。

5. 在印度關係比生意重要

在西方文化生意上的會議都是為了討論關於企業的事情,但是在印度開會時不見得,大家可能先聊天聊一些不重要的事情再開始討論會議的主題,因為多聊天讓我們加強關係。印度人寧願跟他們認識的人做生意,因此為了跟我們做好生意,建立關係很重要。

這只是為了在印度做生意的一些技巧,還有很多細微之處,而且按照你的行業會碰到其他的問題。 我只可以說在印度做生意以前請試試看了解印度文化,這樣會讓你們做的更好。

signature2

當甘地遇到蔣介石

一月三十日印度國父聖雄甘地(Mahatma Gandhi)被槍殺了,在印度這天我們沒有任何特別的紀念活動,但是大家都記得甘地,也感謝他對我們的獨立運動的貢獻。雖然有一點晚了,可是今天我想跟你們分享他跟蔣介石見面的故事。

西元一九四二年,全世界還淪陷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中,在西方英國跟美國在想辦法戰勝德國,同時在東方日本入侵中國。對同盟國來說只能靠一個人和日本對抗,就是蔣介石,美國當時的總統富蘭克林·德拉諾·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指定他當中緬印戰區的統帥,讓他負責對抗日本的攻擊不只是在中國,而是大部分亞洲。

先不論歷史怎麼說,蔣介石真的是一個有獨特觀點的領導人,他早就看到亞洲有一個特別的好處,就是中國跟印度的人口,他認為要是這兩個國家的人一起打戰他們很容易可以戰勝日本,可是在印度人們都在抗議英國的殖民,所以沒有辦法參加任何國際戰爭。因此他決定到印度去跟當時的英國殖民地政府跟一些印度領導人討論,請他們想辦法達成協議。

一九四二年二月九日他跟他太太宋美齡到印度,蔣介石很積極的拜訪聖雄甘地(Mahatma Gandhi)跟贾瓦哈拉尔·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但是英國政府不太高興讓他們見面。不過因為為了跟日本打戰他們需要蔣介石的幫忙,英國領導人決定不要惹他,所以讓他跟印度領導人見面。

蔣介石先在德里跟贾瓦哈拉尔·尼赫鲁見面,然後準備到甘地的農村看他,不過英國政府不願意,叫他去加爾各答(Kolkata),然後叫甘地也去那裏。因此蔣介石跟宋美齡一起去加爾各答,在一個印度商人家裡跟甘地見面。

甘地穿著他的慣用的本色布去,然後跟賓客聊天,同時他用他的紡車紡紗。

雖然蔣介石不同意甘地的抗議方法,他對印度的情況很有興趣。宋美齡看到甘地用紡車,就說:「你得教我怎麼用它」

「請妳來我的農村,我會教你,讓大元帥把妳留下來當他的大使,然後我會領養妳當我的女兒。」

蔣介石、宋美齡跟甘地
蔣介石、宋美齡跟甘地

吃完午餐後他們在商人的家裏,ㄧ位女眷幫宋美齡穿上一件手工紗麗,也點了一點紅點在她的額頭。

本來他們開始聊天時蔣介石有一位正式翻譯員,但甘地很快就說 「我們的會議沒有那麼正式,為何要特別的翻譯員,蔣太太幫我們翻譯就好了嗎?」

宋美齡就說,「聖雄ji, (在印度說話時跟名字加一個ji算是有禮貌的),我不能,現在我知道為何人都聽你說的話,我先生真的讓我很累心,要是他想翻譯一些很難的話,可能我得特別的詳細幫他翻譯,但從前一年我請正式翻譯員幫他翻譯,所以我好過多了。」

聽到她說的話甘地開始大笑,然後說,「那妳不是忠實的太太」

「當然他沒有跟一位翻譯員結婚,他是跟一位女性結婚的」,宋美齡還口。

他們要離開以前甘地給她一個紡車跟紗線當禮物。後來宋美齡說, 「我看過很多種的人,但誰都沒像甘地這麼吸引我。」

最後印度沒有幫蔣介石,甘地的看法跟他相反,不過他們都互相尊重彼此的理念。如果他們同意互相幫忙可能現在有不一樣的結果,不過像有一位台灣人有一次跟我說我們不要評論歷史。

請注意:因為Facebook最近改變他們的政策後有些我的Facebook讀者看不到我分享的文章,因此我請你們用電子郵件(Email)訂閱印度人在台灣。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follow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參考 (References)

Madame Chiang Kai-Shek: China’s Eternal First Lady by Laura Tyson Li

Negotiating China’s Destiny in World War II edited by Hans Van De Ven, Diana Lary, Stephen MacKinnon

Warning to the West by Sridharan

signature2